无端

无端

 
   

坚持己见的人

1.

直到这部无聊的电影的字幕播完,他才慢吞吞的走出已经灯火通明的电影厅。走出大门的时候,他顺势点着了一支烟,伴随不远处几个年轻的吵嚷声长长吐出一口烟雾。那并不是一部无聊的电影,导演一定是个孤独的老男人,他用每个镜头在喃喃着人生的无奈。

2.

棋盘上的马大步一跨,踏掉了那颗最靠前的卒子。那时候卒子那可怜巴巴的眼神突然让它想起了高原上的草地,和那里的马群。

高原上的草地水草丰沛,牧马人的是一个强壮的女生。她曾经脱光了在刚开春的河边洗澡,却不知道邻近牧场的小孩在山后偷看。白色的水花滑过冻得赤红的肌肤,很美。

3.

她多想把那影子固定在原地。然后太阳落山,昏黄的灯光亮起,影子变了方向,她...

 
 
 
   

择岛而亡

岛在大约四千五百万年前出生,然后海和鸟儿带来了树,于是它成了个美丽的地方。

一个人的时候,人们向往安静而美丽的生活,人太多的时候,人们也向往安静而美丽的生活。然后有些人去了南山,有些人去了偏远的村子,有些人隐于集市,而写诗的人,选折了孤岛。

岛是真实环境和心理的一致写照,因此他的文字开始变得舒缓而富有旋律,仿佛这里所有的生命都簇拥他为王。每一粒砂子,每一个落叶,都是他热爱的臣民。然而诗人不能忘却最初的来意。他的孤独是对贪婪的厌倦,是疲惫的沉淀,也是最终的平静。在岛上,他试着不去取笑人们的无知,不责怪自己的欲望,甚至不克制笑声和愤怒。

诗人最终成为了一颗普通的树,站在离沙滩不远的地方。人们...

 
 
 
   

那个实用主义者望而却步了

或许我们应该先记录下来

无论阳光还是黑暗

虚渺在不确定中的色彩

像是我们紧握的那点意义

而你却说

我没有置换的本钱

 
 
 
   

文艺的成本是青春

长久以来,心中一直有一个问题,那些漂浮着,试图隐藏但又无时不刻不安定的文艺分子们,30岁以后都去了哪里?

是不是成了某个淘宝店的卖家秀模特?或是某个街边转角饮品店的老板娘?还是干脆隐身成了孩子们的好妈妈?

当“一事无成”的我们回头向曾经文艺的青春看去的时候,是否会顿悟到,原来文艺的成本就是那段青春。

 
 
 
   

每一天都会幸福吗

这是一个偶然

我回答

坚定得像门前的大理石

五颜六色的

各式各样的

笑容,花儿,霓虹

都顿时感到疲惫

行者的脚步却不能停下

向上向下向左向右

这确实是一个偶然

这时候

你正闻着

街边飘来的馒头香

思量着

今天的午饭